奔波在南京苏州上海的东南大学艺术渣。
3
今天晾衣服的时候忽然想起开学那天,爸爸帮我晾洗好的蚊帐,踮着脚想把文章夹到晾衣架上还是有些吃力。忽然感慨良多。

当我嘲笑父亲个子已经不及穿上高跟鞋的我时,我差点忘了小时候是他把我扛在肩上去看盘门三景的元宵灯会;

当我帮父亲搞着PAD上的APP或者WIFI十分不耐烦时,我差点忘了小的时候是父亲早在九八年就买了电脑回家捣鼓;

当我忙着处理自己拍的照片敷衍地回答父亲问我的关于照相的各种问题时,我差点忘记了小时候是我缠着父亲用凤凰在拙政园给我拍重曝的照片;

当我嫌弃着父亲没有情调不愿与其同游西塘鼓浪屿时,我差点忘了小时候在西餐还不流行时父亲就带我去为数不多的西餐厅;

当我为了外国的发达和时尚说父亲老土不开化时,我差点忘记了在我还不会说英语的时候父亲已经在做接待外宾的工作了;

当我为了男友的事情跟父亲争执时,我差点忘了他是那个第一个把我从护士手中抱起的人;

当我跟妈妈一起挤兑爸爸头发越掉越少气质越来越像乡村企业家的时候,我差点忘了爸爸为了这个家辛苦地应酬,搞得身体那么差。

其实还不止这些。

二十年了,我一点点成长,却真的忽略了这个男人的老去。

这个男人,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尤其是在家里有两个女人的情况下,往往容易被忽略。当我不断在电话关心着老妈的身体,家里养的小狗,跟老妈说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爸爸在一旁说“你怎么不跟我说的,我也想听”或者“我很伤心诶,你怎么那么心疼你老妈不心疼我的”这样的话的时候,我常常是当成玩笑话抛在脑后。现在才发现这其实是这个男人的心里话。——尤其是当谈到男友的事情,我的一切的不管不顾或者恣意妄为应该都让父亲感到很难过吧。

记得在一部电影里看过一句话——“当父亲最大的悲哀就是,发现同一句话自己说出来是废话,另一个人说出来就成了真理。”我们关注的父亲实在太少,从小就被教育父亲是“坚强”“高大”的象征,从来读到的关于父亲的文章都是父爱是深沉的爱。

所以一直没有留心过父亲的变化,还总是抱怨着他现在的唠叨、应酬后醉醺醺一遍遍地重复着同一句话,甚至在父亲想要搭在我肩上时嫌弃地闪开,想起来真是觉得自己过分啊。

其实,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也有细腻的情感,和母亲一样他也会生华发长皱纹。甚至可能在将来女儿出嫁的时候比母亲更加感伤。

有句话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想,我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多去关注父亲一点,多疼爱他一点。因为,He is not so strong as you see. He is just a man who also needs care.

Je t'aime, cher papa.


©